中文基督教大典
Advertisement

禮儀的意義[]

在使徒的教導中,洗禮基本上是指「與基督聯合」(Union with Christ),「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三27),這種語言是表示洗禮時除下並重新披上衣服的動作(參西三9~14怎樣使用這個意象);「披載基督」是指接受了基督,在基督裡,因此是與基督合而為一。按保羅的教訓,基督既是死而復活的主,洗禮就表明「與基督在救贖(Redemption)行動的聯合」,包括與祂同葬於墳墓,並在祂的復活上與祂合一(羅六1~5;西二11~12),因此就有分於祂的新創造(林後五17),這正是預嚐那永恆國度來臨時的復活(一般復活 西三1~4)。

此外,洗禮也表明是「在祂的身體,即教會裡與基督聯合」,因為「在基督裡」正是表明和所有與基督聯合的人,成為一體(加三26~28;林前十二12~13)。既然不可能在「基督的靈」之外與基督聯合,洗禮就表明「被聖靈更新」(這可從彼得在五旬節時的講道,及保羅的教會神學中看見,參徒二38;林前十二12~13)。

洗禮也表明是「進入上帝的國度(Kingdom of God),因為基督的救恩正表明,我們的生命是在神拯救的權能下(參太十二28;約十二31~32;羅十四17;西一13~14)。它與洗禮的關係,可從耶穌與尼哥底母的談話中看出來,那裡說這生命是「從上頭而生」(約三3,和合本作「重生」;另參5節),亦即是從「水和聖靈」而生。尼哥底母不明白這種洗禮正是悔改的洗禮,也是接受聖靈和神的國所必須的。

在福音書中,這兩個因素都連結在基督的救贖工作;奉耶穌的名受洗,悔改和相信,並接受聖靈的新造和進入神的國,因此也成了同一事件了。最後,洗禮是表明「順服神管治的生命」,羅馬書六4的主句正可以說明此點︰「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歌羅西書三1~17也說及此事,而整個新約在教義上的闡釋,就更為詳細清楚了。

禮儀的性質[]

洗禮是一個水洗的過程,具有屬靈的意義,其根源可上溯至舊約及基督教前期的猶太教。律法規定「不潔」的猶太人要洗澡(如︰利十四8~9及十五)。亞倫和他的兒子成為祭司之前,先要行潔淨的禮儀(利八5~6)。贖罪日亞倫進入至聖所之前,先要沐浴潔淨,離開的時候也要如此(利十六3~4)。把擔罪公羊放到曠野的人,要「用水洗身」,焚祭牲的人也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利十六26~28)。這些潔淨禮儀亦引為日後禱告中屬靈潔淨禮的象徵(如︰詩五十一1~2、7~10)。

在基督教紀元前不久,約但河區展開一種洗禮運動,最值得注意的可算是昆蘭社團(參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當時有些祭司認為,聖殿敬拜已經腐敗,便與信眾跑到曠野生活,每天有潔淨的儀式,又厲行悔改的生活。

施洗約翰的洗禮,很可能就是按昆蘭的洗禮改革而成。施洗約翰「傳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可一4),預備迎接彌賽亞和祂國度的來臨,那時祂將要用聖靈與火施洗(太三11~12)。他的洗禮是悔改歸正的洗禮,故是一次永遠的,與昆蘭社團每天都舉行的潔淨禮不一樣。

至於猶太人入教的洗禮是不是很早就有,以致影響早期教會的洗禮,我們沒有足夠的文獻作判斷。他們的洗禮是專為外邦人皈依猶太教而設的,包括割禮、洗禮和獻祭等禮儀;而婦女則只須洗禮及獻祭,故她們的洗禮就具有較大的意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