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基督教大典
Advertisement

馬丁·路德(,1483年11月10日1546年2月18日, 在艾斯莱本逝世),本名,新教宗教改革的发起人。他本来是奥思定会的教士、神學家和神学教授,本来他想避免教会的分裂来达到教会改革的目的。他的演说和写作天才以及他的令人尊重的为人使他的主张获得了很大的欢迎。他的改革终止了中世紀天主教教会在歐洲的独一地位。他翻译的路德聖經至今为止是最重要的德语聖經翻譯。

File:Martin Luther by Lucas Cranach der Ältere.jpeg

老鲁卡斯·克拉那赫1529年画的路德像

生平[]

File:Lucas Cranach d. Ä. 057.jpg

老鲁卡斯·克拉那赫1527年画的路德的父亲

出身[]

路德生于德國艾斯莱本,父母原是勤儉的務農人家,但當時因社會商業方面開始發達了,並帶動了工業的發展,故其父親轉而成為礦工,在當時以礦工當職業的人口並不多,算是新興的行業,在父親的積極努力下竟也自行當起了一個小礦主,后来上升为城市的议会会员。父亲汉斯·路德(Hans Luder,1459年—1530年),母亲玛格雷特,原姓林德曼(1459年—1531年)。路德是九个孩子中的第八个。1483年11月11日(当年的马丁节),他受洗礼,并以当日的圣人(圣马丁)命名。他在邻近他的出生地的曼斯费尔德长大,当时艾斯莱本和曼斯费尔德约有数千居民,而他的父亲拥有当地的一处铜矿。严格而充满爱心的父亲,要他接受时尚的启蒙教育。父親非常積極培育路德的教育,故送他到大城市就學。路德為了維持就學時的經濟需要,和其它的就學孩子們共組了一個唱詩班,在富有人家吃晚餐的時候,於主人們享用豐盛晚餐之時,邊聆聽孩童詩班唱聖詩。當主人用餐過後即可開始享受主人們吃剩的菜餚,運氣好的話孩能拿到一些小費。他的父母信奉教廷,但不过分热诚。

之後由於父親的支持及栽培之下,路德進了一所有名的大學學習法律,看似前途似錦:畢業後可在皇宮謀得一份差事,後半輩子就可高枕無憂了。但就在此時他卻正想著如何才能蒙上帝的喜悅呢?就在一次的暴風雪當中,在禱告中他經歷了神的保守,於是他毅然決然地到修道院中當修士,放棄法律的學習。而在修道院的學習中,其內心並沒有得到真正的平安,在他請益他所在的這所修道院院長之後,路德得到許多的屬靈上的鼓勵與支持,同時也完成了神學博士的學位。並在之候被派到威登堡任聖經教導的工作、思想更趨成熟,終於在1517年在上帝的帶領下,為著贖罪券的爭論,在教會界做了一件驚動宗教界的大事-宗教改革。[1]

1488年1497年路德在曼斯费尔德的城市学校就学,此后他在马格德堡的大教堂学校里待了一年。在那里教导他的是中世纪晚期出现的共同生活弟兄派的教士。1498年他的父母将他送到埃森纳赫方济各会修道院中。他在那里受到音乐和诗歌的教育,他是一个很好的歌唱家。


参考文献[]

  1. 李振群,《透視2000(卷三)宗教改革與近代教會加拉太書導論》,(香港:校園書房出版社,2000),17-23。

學業[]

File:Luther with tonsure.gif

马丁·路德修道士时期的画像

1501年1505年路德在图林根爱尔福特大学就学,他获得哲学系的“艺术硕士”学位。他的学课包括拉丁文语法学修辞学逻辑学道德学音樂。路德在这里深切地学习了亚里士多德的学说,亚里士多德的学说从托马斯·阿奎纳开始成为中世纪经院哲学的中心学说,但在爱尔福特已经开始有人对他的学说产生质疑。

奉父命路德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又开始学法學。但1505年7月2日他在回家的路上在斯道特亨附近突然遇到狂风暴雨,他吓坏了,对矿工的保护圣人呼喊说:“圣安娜,不要让我死,我愿意成为一个僧侣。”出于这个发愿他不顾父亲的反对加入了爱尔福特的奥恩定会修道院。他非常遵守教团的教规,1507年2月27日他被晋升为牧师。

虽然他每天都做阡悔他无法获得心灵上的安慰。他最主要的问题是“我如何才能获得上帝的怜悯?”他的阡悔牧师、修道院的主持约翰·冯·斯道皮茨建议他学神学,并将他1508年送往維滕貝格。在这里他结识了威廉·奥克姆的神学理论。奥克姆强调神的自由性和人的自主性。一年后路德成为圣经教授(baccalarius biblicus),他还学会了古希臘文希伯來文。除道德哲学外他还开始教授圣经。

1510年路德被他的教团派往罗马城抗议教廷下令将奥恩定会与另一个非常严格的教团合并到一起。他参加了一个集体阡悔的仪式,希望以此获得解脱。这说明他当时还不怀疑罗马教廷的阡悔仪式,但他对罗马教廷的不认真和道德败坏非常失望。

1511年斯道皮茨将路德召回维滕贝格并指定路德为神学博士和他的继承人。虽然斯道皮茨只能减轻路德的心灵不安,无法消除它们,两人直到1524年斯道皮茨逝世始终是好朋友。

此后几年中路德教授赞诗保羅書信等内容,一些他原来的讲义和听课笔记保留至今。从这些文件中我们今天看得出他与罗马天主教廷决裂的过程。一开始他还追随当时教会的学说将旧约体会成基督的隐喻。他追索奥卡姆、新柏拉图主义密契主义的圣经解释,但他已经开始将这些解释改为针对每个人,而不是针对整个社会的教导。他使用上帝直接的怜悯来补充这些理论中的空洞,但此时他还没有考虑教会的中间作用。

轉向宗教改革[]

在路德研究中至今对路德是何时发现他的神仅出于怜悯(sola gratia)正义的的基本见解的。路德本人后来自己将这个发现称为是“塔上经验”,他说他是在维腾贝格的奥恩定会修道院的隐居塔上做出这个发现的。有人认为这是在1511年1513年之间,其他人说是在1515年1518年之间,也有人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个缓慢的过渡过程。在宗教史的研究中这个时间的确定最重要的是确定这个发现对宗教改革的意义到底有多么大。

路德本人将这个经验说成是一个巨大的解放。在他孤独地冥想羅馬書中的诗句时他突然发现了他十年来所寻找的: Template:Cquote 2 这句经文迟早会导致路德对圣经新的理解:神的永久正义完全是一个怜悯的赠礼,只要人相信耶稣基督,他就可以获得这份赠礼。人不论做什么都无法强迫神赠与他这份礼物。相信他获得了这份礼物本身也不是人所能达到的。

这样对路德来说,整个中世纪的神学及其宣传者的能力与神的启示之间的平衡全部报废了。从此他对自称看作神与人之间中保的教会越来越持批评态度。

1515年路德的羅馬書教本中已经反映出了他的新见解,但其中还混合着约翰尼斯·陶勒的密契主义见解。1516年路德发表了一位不知名的密契主义者写的一本书,反映出了他对教会外表的神事仪式的不断加强的反对。

1517年开始路德在签名时将Luder改为Luther(这个名字来源于希腊词ελευθερος,意为“被解放的人”,“自由人”),来表现他内心的转折。

改革開始:赦罪和九十五條論綱[]

File:Martin Luther 2.jpg

马丁·路德

路德在他当年去罗马时就已经结识到了天主教的忏悔习俗,他内心里反对这种做法。为了募捐来建造罗马的聖伯多祿大殿,教会发行赦罪书(贖罪券),只要缴一定的钱买赦罪书的人就可以将自己或已逝世的人的罪赦免了。“随着钱落入盒子裡的声音,你的灵魂就升天了。”路德在维滕堡公布他的论纲前一年就已经开始在布道时反对这个做法了。

1517年夏,路德看到一份美因茨大主教枢机阿尔布雷希特·冯·勃兰登堡给到处游荡贩卖赦罪书的牧师的一封信。该枢机主教想要用收入的部分来付他欠富格尔家族的债。该枢机主教向富格家族借了这笔钱来让他获得主教的地位,为此他遣送约翰·特泽尔途经维滕堡奔赴萨克森。1517年9月4日路德发表了他的九十五条论纲,他希望以此来引起他的神学教师同事们的神学讨论。一份这部最早的原文的逐字拷贝前不久在沃尔芬比特宫的图书馆中被发现。

但真正著名和引起宗教改革的是后来的另一份反对赦罪书的九十五条论纲。传说路德于10月31日将这份论纲钉到维腾贝格宫殿教堂的大门上。在这份论纲中他不反对天主教会收集钱的做法,而是反对其中反映出来的赦罪的教条。对路德来说贩卖赦罪书体现出了教会需要“从头到尾”进行一次根本的改革。他在这份论纲中没有直接攻击教宗,但他认为教宗的任务在于为所有教徒恳求神的怜悯。1518年路德又用简明的语言将他的论纲的宗旨和他的认为写成了大众能够理解的方式。

枢机主教阿尔伯特在罗马控告路德,特泽尔针对9月发表的论纲发表了反论纲。1518年4月斯道皮茨让路德在海德堡的奥恩定会大会上阐述他的论纲。在这里他将怜悯与信仰之间独一的关系()与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和人的自主性的理论分明地区分开来了。一些他的听众成为他的支持者和后来的改革者,其中包括马丁·布沙塞巴斯蒂安·弗兰克。8月维腾贝格大学任命菲利普·梅兰希通为教授,梅兰希通很快就成为路德最紧密的朋友和学生。

羅馬審判[]

File:Luthers Statue in Hamburg.JPG

汉堡市圣米雪埃丽教堂旁的路德纪念像

1518年6月教廷命令路德赶赴罗马,他被控告为异端。但在开庭前对他的控告就被改为极端异端了。有人假造了他的论纲来诬蔑他。路德请求在德国境内受审,因为他身体欠佳,萨克森选帝侯腓特烈三世支持路德的请求。

这样一来路德案就添上了一重政治色彩:教宗利奥十世需要选帝侯的支持来让他欢心的候选人当上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因此他于1518年8月同意路德的请求。枢机迦耶坦奉命在旦夕奥格斯堡帝国大会上审问路德。1518年10月12日10月14日审问进行。路德不肯否认任何无法使用圣经证明其错误性的主张。迦耶坦因此认定路德是一个异教徒,他必须被交出。腓特烈三世依然拒绝。

1519年1月12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一世逝世,他指定其孙子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为其继承人。卡洛斯一世通过行贿手段当选为皇帝,称查理五世。查理五世本人在意大利有领地,因此教宗怕查理会包围他。利奥十世为了不把此时对他来说尤其重要的选帝侯的关系弄僵决定暂时把路德案放下来。他派人与腓特烈三世寻找一个和平解决的方案。最后大家能够保证路德的沉默。

但就在此时因戈尔施塔特的一个神学家埃克与路德的一个来自维滕堡的教师同事之间发生了一场争辩,埃克建立了一组论纲,但这组论纲完全是针对路德的。因此路德不得不打破他的沉默。从1519年7月4日7月14日他参加了莱比锡争辩。埃克最后将整个冲突集中到教宗的权威的问题上。路德最后断论说教宗的权威从法学观点上来说只有400年的历史,从格拉蒂安的《教会法汇要》开始教宗才成为整个基督教的首领。

埃克说,这样就证明了路德与100年前被烧死的异端教徒扬·胡斯是一宗同脉的,而路德则谴责罗马教廷促成了东正教的分裂。他说即使康斯坦茨宗教会议的权威也不及圣经的权威。他说康斯坦茨宗教会议虽然解决了三教宗并存的问题,但没有解决教宗和宗教大会之间谁的权威更高的问题。在这个阐述中路德说:“即使宗教大会也可能犯错误。”这样他置每个人自己面对圣经的良心问题高于主教的共同的权威决定。这是路德与天主教会决裂的开始。

1519年6月26日查理五世当选为皇帝后教廷恢复了对路德的审判。迦耶坦再次无效地审问路德。1520年6月15日教宗发表文书,其中列举了41条没有上下文的、有时甚至于错误的路德论纲,对它不加理由和反驳地进行判决。路德被限令在60天内反悔,不然他将被革除教籍。

沃爾姆斯帝國大會[]

虽然如此,路德仍然将他1520年10月发表的文章《基督徒的自由》(De libertate christiana)奉献给教宗并呼吁教廷再次召开一次宗教大会。12月10日他终于与教廷决裂。在教廷下令焚烧他的书籍后他公开在维腾贝格的一座城门前焚烧了教宗的文件、一些经院哲学的书和宗教法。1521年1月3日他被革除教籍。

选帝侯弗雷德通过艰苦的交涉最后达到了路德在下一次帝国大会上再次被听取和他可以为自己辩护的结果。这个结果也体现了中世纪教宗和皇帝的权力的下降:查理五世是最后一个受教宗加冕的皇帝。

1521年4月17日路德在沃尔姆斯帝国大会前当着所有的王公和帝国城市代表受审,他最后一次被要求反悔。在思考一日之后,他拒绝反悔,因为没人能通过圣经指出他的错误,他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他的死。5月8日皇帝下令基于教宗的决定在整个帝国境内没有人允许支持路德、收养他、读他的书、印他的书,每个人都有义务逮捕他和将他押往罗马。由于这个命令是在大会后发表的,许多人怀疑它的合法性。此外每人都允许杀路德。由于选帝侯弗雷德保证关押路德,他没有在沃尔姆斯被扣押。据说后来查理五世很后悔这个决定,因为后来的宗教改革打消了帝国的统一性。

皇帝1521年5月8日命令的摘要
“我,查理五世……为了牢记这个决定,为了服从在这件事情上是合法的法官的神圣的父亲教宗的训令,发表这个法令。我认识到该犯马丁·路德是从神的教会中堕落的一体,是一个枯萎的个体,是明显的针对我们大家的异端。……
命令你们大家每个人,因为你们是神圣帝国的一体,也为了避免违反皇帝的命令,遵守这个命令,……,在这个命令发表20天后,也就是5月的第14日起,不准收留和养护、治疗上述马丁·路德,也不准给他饮水。你们也不准私下地或公开地读他的文章和书,不准帮助他,支持他,协助他或养护他。假如你们见到他,假如你们能够抓住他,那么抓住他并将他押送给我……”

路德被弗雷德的士兵偷偷绑架送往埃森纳赫附近的瓦特堡,来防止别人伤害他。在这里他可以继续他已开始的圣经翻译。

翻譯聖經[]

File:WartburgLutherstube1900.jpg

瓦特堡上保留的路德的故居

路德在瓦特堡上持假名“荣客约克”待到1522年3月1日。在梅兰希通德鼓励下他从1521年秋开始翻译新约,在11个星期内他将新约译成德文。后来这个翻译被印刷许多次。此后他又翻译了旧约(1534年完成),两者一起组成了著名的路德圣经。作为翻译的基础他使用了伊拉斯莫的希腊文圣经和他自己的拉丁文翻译和武加大译本

这样路德使得普通人也能读圣经的内容。他的翻译不是逐字逐句的翻译,而是将圣经中的大意(和他自己的理解)翻译为德文。他想使用大众的语言,因此他使用的语言是非常生动、形象、大众化和非常易懂的。他使用的方言是融合了南德和北德方言的中德方言。这也是他家乡的方言。他的圣经翻译为德文的规范化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在路德以前就已经有人开始翻译圣经了,到1518年为止它14次被译为标准德语,4次被译为低地德语。但这些翻译都基于耶柔米的拉丁文翻译,也就是说它们此前已经经过至少两次翻译了。路德则追随人文主义的教义试图直接将希伯来语和希腊文的原文直接翻译过来。

至今信教徒使用多次修改后的路德圣经(最后一次在1984年)。它也是宗教音乐的一个重要基础,因为许多宗教音乐的歌曲使用其中的诗句。

路德的布道和文章也使用非常生动和大众的语言,他也不怕使用粗俗的话。一些很粗的话今天在德语中享受成语的地位,比如“只有快乐的屁股才放得出欢乐的屁”。

維腾貝格的宗教改革[]

在维腾贝格路德的学生在布道时提出深刻的神事改革的要求,包括反对修道院、牺牲品、在教堂内设置图像和聖餐禮应该向所有人开放。罗马教廷至此为止在聖餐禮上不让教徒喝圣杯中的酒,而只许牧师喝。1522年维腾贝格的市议会决定进行改革,同时也按路德所建议的开始采取针对贫困和淫乱的措施。但这些措施造成了许多混乱:许多修道士和修女离开萨克森的修道院。在茨维考路德的学生托马斯·闵采尔反对对儿童进行洗礼,他被赶出茨维考。这一切更加剧了混乱。

维腾贝格的市议会向路德求救,这样路德放弃了他的隐居于3月回到维腾贝格。他做了六天的布道,用了正好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说服市民进行有效的改革:爱,而不是外部的东西,是最重要的。不必将教堂里的图像都禁止,因为图像没有害处。除牺牲祈祷外他没有改变罗马教会的神事仪式,同时他引入了信教的聖餐禮。这样市内的安宁恢复了。

路德相对于激进派的态度对宗教改革的过程是非常重要的:他没有彻底与罗马教会决裂,同时也没有进行深刻的社会改革。但同时他获得了许多温和派的支持。

宗教改革的扩展[]

1520年的文章使得路德在全德国出名。在许多地方开始有宗教改革的呼声。这些宗教改革的心动最后导致了教会的分裂和信義宗的成立。路德本人不希望事情这样发展,他本来想要改革整个教会。

1526年〈發行德文聖餐儀式〉丁道爾譯英文版新約。

1529年天主教议员在第二次施佩耶尔帝国大会上决定取消对新教徒的部分容忍时新教徒议员(五个贵族领地和14个帝国自由城市)提出抗议。馬堡會議因聖餐爭論與瑞士改革宗慈理絕裂

1530年奥格斯堡帝国大会上新教议员获得了容忍他们的起草的奥格斯堡信条的目的,沃尔姆斯的命令失效。这样宗教改革得以在德国扩展和巩固。这是宗教改革的政治突破,它后来导致了反基督教运动三十年战争

1535年完成加拉太書註釋號稱宗教改革大憲章。

1546年路德去逝。

婚姻、家庭和家庭狀況[]

1525年6月13日路德与1524年从一个修道院中逃出的过去的修女凯瑟琳·冯·波娜订婚。6月27日两人结婚。对路德来说这是他的理论的逻辑结果,因为他反对禁欲、要求解散修道院和不将婚姻看作是一庄神圣的事。他的这些观点遭到许多人的反对。但凯瑟琳在他的困难和他的抑郁时期帮了他很大的忙。她在家里收留学生——许多人将路德的言语纪录了下来——来赚钱防止贫困的时间。两人共有六个孩子,其中三个早夭。

路德的徽章是路德玫瑰,在一封1530年7月8日的信中他解释说: Template:Cquote 2

農民戰爭[]

封建社会的许多战争迫使贵族越来越强地提高农民的租税,越来越多地限制农民的权利(比如狩猎、打鱼、砍柴),越来越多的农民沦为农奴。这些做法在15世纪就在瑞士导致了一系列农民起义。

1524年在德国境内爆发了德国农民战争。首先起义的是瑞士、施瓦本和巴登的农民,其它地区的农民闻风响应,甚至一些对贵族和主教特别不满的城市也参加了。农民的要求从恢复他们的权利,到撤销农奴制,一直到基本的民主权。他们以圣经作为他们要求的基础,视自己的要求为正义的,他们认为路德和宗教改革是站在他们一边的。

一开始农民获得了一些胜利,贵族开始组织一支军队,不过在第一场战役中这支贵族军队战败了。后来一些农民谋杀了一位伯爵和他的随从。路德至此对农民的起义和要求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但这时他撰写了他的著名的《反对谋杀的农民恶棍》一文。这篇文章促使所有贵族——不分他们的信仰——用所有的武力来镇压农民。这样那些信奉路德的贵族也参加到贵族军队中来了。

1525年农民起义波及图林根和萨克森。路德过去的学生和改革者托马斯·闵采尔成为农民的发言人。一开始他和路德一样试图赢得贵族对改革的支持,但路德鼓励选帝侯拒绝接受闵采尔的要求后闵采尔的改革实验被禁止。

此后闵采尔成为了农民军的首领,他打算将农民军带往曼斯费尔德,赶走那里的伯爵。但他的农民军被贵族军包围。农民军只有镰刀等作为武器,而且几乎没有作战经验,闵采尔又不是将军,而是一个能言善辩的布道者。贵族军骑兵冲散农民军后进行大屠杀,约五千人被杀。闵采尔数日后被捕和被砍头。

路德称此为对“魔鬼”正义的惩罚,他说“魔鬼”将天国和地上世界混合到了一起,试图反抗神的规则。虽然如此他也觉得他对大屠杀有责任,因为大屠杀是在他的号召后发生的。

此后其它地区的起义也被扑灭。历史学家估计约13万农民丧生。他们的要求中没有一个获得实现,许多徭役反而加倍加重。这次失败后还要过300多年在德国封建主义才被推翻,还要过400多年君主制才被克服。

神學[]

宗教改革的主要文章[]

路德在1520年寫了三篇關於宗教改革的主要文章,在這三篇文章中,他闡述了他的神學理論,這三篇文章也是宗教改革擴展的主要引導。

《致德意志基督教貴族公開書》(An den christlichen Adel deutscher Nation):

在這篇「貴族文章」中路德用德語號召世俗統治者,路德希望這些貴族成為改革的實現者,因為他認為主教們在這一方面失敗了。他認為,羅馬教廷躲在三重大牆後面,因為他們害怕改革:

  1. 他們將教會的權力置於世俗權力之上。
  2. 改革的動機來自於聖經,而教廷則將解釋聖經的權利完全規付於教宗。
  3. 路德號召就改革的事情召開宗教大會,而教廷則說,只有教宗可以召集大會的召開,這樣他們將教宗置於大會之上。

此外路德還建議進行政治改革。他主張所有人都應受教育,不僅僧侶。禁慾應該被廢除,教會國家也應被廢除,早期資本主義應該受限制,乞討應該被禁止,國家應該組織濟貧事務。

路德的這個建議結束了中世紀在歐洲非常重要的國家與教會之間的矛盾,君主成為至高無上的新的國教的首領。在德國這個狀態一直到1918年才結束。

《教會被擄於巴比倫》(De captivitate Babylonica ecclesiae):

這篇文章的內容是聖事,用的語言是拉丁語,對象是學者。路德引用耶穌的話將羅馬教會的七個聖事縮減到了三個:洗禮、聖餐禮和阡悔。他對阡悔是否算作聖事不肯定,因此他稱之為一個聖事和三個聖事的標記。但這個縮減本身並不非常重要,重要的是路德從聖經中導出聖事的執行。路德認為聖事不是神的憐憫的體現,而是神的允諾的具體表現。

《基督徒的自由》(Dissertatio de libertate Christiana per autorem recognita):

這篇文章描述了基督式的生活和同時是神的僕役的自由人,自由人從神獲得解脫,並將這個解脫交付給其他人。路德將這篇文章獻給教宗,希望以此避免最終被革除教籍。但同年路德就將教宗本人與反基督徒置於一地了。

與猶太人的關係[]

近年来路德对犹太人的排斥越来越受人关注,这个排斥对纳粹德国的历史影响有很大的争议。

可以肯定的是路德的反感是逐渐形成的。1523年路德在他的《耶稣是一个犹太人》中强调耶稣是从神的人种中来的。他拒绝对犹太人施行暴力,他将犹太人的社会上的隔离看作是“完善”犹太人的标志,即应该皈依犹太人。他希望教会改革后犹太人更容易皈依为基督徒。

但路德对犹太人对宗教改革的反应非常失望,此后他变成了一个犹太敌人。在他后来的文章中如《写给一个朋友反对犹太人的信》(1538年)和《犹太人和他们的谎言》(1543年)等体现出其敌对。

路德将犹太人与魔鬼置于一地,称他们为基督教最大的敌人,并引用新约中反犹太人的章节来证明他的观点。

他在《犹太人和他们的谎言》中写道: Template:Cquote 2

然后他列出对待犹太人的七步计划: Template:Cquote 2

这七条今天看上去象是在号召后来纳粹针对犹太人施行的一些措施。因此路德当时的动机非常可疑。

历史学家指出,路德的文章是写给信教统治者的,而不是写给大众的。路德强调他不想攻击犹太人,而是攻击他们的“谎言”。他想达到这些“谎言”(即犹太教)不再被传播。因此他要求统治在他们的统治地内严厉压迫和驱逐所有犹太人。但这些统治者(不像在1525年的农民战争中那样)没有听从他的呼吁。

有争议的是路德对犹太人的敌对是出自他的神学理论呢还是出于当时的群众观点。当时有许多敌对犹太人的文章。反犹太的基督徒是很普遍的。因此需要研究的问题有路德的言论与天主教传统有什么区别和它们当时有什么作用。

后来的反犹太主义者(比如阿尔弗雷德.罗森堡)常常引用路德,使用他的言论来为迫害犹太人制造理由。但他们完全忽视了路德本人承认犹太人是神的人种,直到他最后一次布道路德依然坚持版依犹太人,而不是杀犹太人。

路德和迫害巫婆[]

马丁·路德与加尔文一样深信人可以与魔鬼达成协议、可以崇拜魔鬼和可以进行邪恶的魔术。因此他赞成法庭惩罚巫师巫婆

旧约中的“行邪术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出埃及记》22,18)对路德来说是有效的。1526年5月6日路德在一次针对巫婆的布道[來源請求]中就引用这句话。

在这次布道中他叙述了他对巫术的深刻憎恶,对被怀疑的妇女的无情判决表示欢迎: Template:Cquote 2

马丁·路德明确地赞成对黑魔术处死刑,而且他在这一点上特别敌对妇女。在上述布道中他五次说“她们必须被杀”。不过他本人并未特别热衷于抓巫婆。

许多信義宗的神学家[來源請求]、布道士[來源請求]和法学家[來源請求]后来引用路德的言论。直到今天在信義宗的教义问答手册[來源請求]中还有关于巫术和魔术的章节。

宗教史、政治和文化上的成就[]

音樂[]

马丁·路德写了不少宗教音乐,对他来说歌唱对神事是非常重要的。他经常使用格里高里颂歌和老的民歌的旋律,给予它们新的从原来的歌词中直接翻译过来的德文歌词。路德的宗教音乐成为新教宗教音乐的一个支柱。路德比較著名的作品為堅固保障一曲,其風格在巴洛克時期的作品當中少見。


参考文献[]

參看[]

Advertisement